Blaze和Brett都很友好

来源:http://www.jc-greenair.com 作者:外语留学 人气:130 发布时间:2019-06-16
摘要:Blaze是个我最近一直感叹相见恨晚的奇人,每次和他谈话都受益匪浅,也成为放学后最大的乐趣,每次路过都会停下聊上个把小时。Blaze满腹经纶,上知天文,下晓地理,中通人事。而这

  Blaze 是个我最近一直感叹相见恨晚的奇人,每次和他谈话都受益匪浅,也成为放学后最大的乐趣,每次路过都会停下聊上个把小时。Blaze 满腹经纶,上知天文,下晓地理,中通人事。而这绝没有夸张。

  很意识流地想起昨天与Blaze聊天的时候,一个穿着很体面的中年白人妇女走过,带着亲切的微笑问Blaze要不要她帮看着他的琴,他好去买东西吃或是上厕所,Blaze说不用了,谢谢,接着与这位贵妇人寒暄了两句。他们互相有点夹生的客气表明他们刚认识不久,而这种亲切真挚的客气显示了对彼此的尊重。

  2006年10月3日,我校物理学家George Smoot 获得了物理学诺贝尔奖。当时没有横幅,没有广播,没有表彰大会,没有全校放假一天开会学习,只有一封来自校长的email 轻描淡写的叙述了这么一个事。2007年2月13日,一位贵妇人出于体贴问一个乞丐要不要帮忙看着他的琴。

  今天我从6:15一直和他们坐在街上到8:30。2月14日傍晚的Berkeley是浪漫的,尽管随着黑夜的降临气温急剧降低,Shattuck 大道的人气却急剧攀升,抢眼的红色领带和吊带裙炫耀着他们丰富的性生活和(或)爱生活。

  我们四个人在街边慢慢咀嚼手中的Burrito,也慢慢咀嚼人生的味道。

  我和Blaze,Brett第一次见面是五天前。我主动告诉Blaze,"I really like your performance. I appreciate it very much." Blaze和Brett都很友好,很有一见如故的感觉。

  Brett 和Joe 是Blaze的朋友,每次Blaze弹琴的时候,他们两个都会坐在Blaze对面的长椅上一边听一边聊天。

  昨天的话题从物理开始,matter, antimatter, fission, fusion,又讲到经济和政治,布什的退税措施,民主在别国的可行性,民主的制约性,油价的预测和对经济的影响,房屋贷款的结构不合理导致的foreclosure

  有时我的目光会和情侣们的目光相遇,一个坐在街边请乞丐吃饭谈论政治经济的大学生,一对手挽手穿情侣装空出的那只手拿玫瑰的大学生。那半秒钟也不知道到底谁鄙视了谁。

Blaze和Brett都很友好。  我刚刚过了我人生中的最特别,最愉快的一个情人节。我请了三个好朋友坐在Berkeley的大街上吃Burrito,他们分别叫Blaze,Brett,和 Joe。

  Berkeley独特的文化历史背景和怡人的气候塑造了她独有的气质和精髓。这里是Hippie(嬉皮士)运动的发源地,反越战示威最具规模的地方,重金属音乐也从这里萌芽。这里也是无数科学技术进步的摇篮,更是原子弹的故乡——小日本投降的原因,在这里Robert Oppenheimer,Glen Seaborg,Earnest Lawrence,吴健雄,等等组建了核研究队伍。

  我是一个伯克利人,并以我的母校和她所在的城市为终身荣耀!

  文章出自一位正在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UC Berkeley就读的中国男生,从他的文字中您是否会对这“伯克利街头”以及留学生的生活有另一翻认识呢?

  今天聊的格外开心,也许是因为历年来情人节还没有那么开心过,美中不足的是没有美酒助兴。我们从美国大萧条,讲到二战,再讲到美国怎么从大萧条中解脱出来,再到艾森豪威尔下台前的那翻演讲:“Beware the military industrial complex",到肯尼迪被暗杀和对帮凶的推测,到共和党怎样一步一步实现他们的霸权,从三权分立,到三权统一,当然也必然少不了对大选的议论,点评天下英雄,Clinton,Obama, McCaine, Huckabee。Blaze渊博的知识,敏捷的文思,准确的用词,独特的立意让我膛目结舌,不敢相信他是一个街头艺人,而不是国会议员。

本文选自《澳门大学生》的博客,点击查看博客原文

  礼拜天我们讲到了Berkeley这个城市的气质,California的世界级地位与文化影响,音乐中Consonance和Dissonance的变化发展,顺而提到大调和小调与人类情感的联系,以及背后的文化原因。

  Blaze是个满脸络腮胡的黑人,长得很像Bob Marley,40多岁,以在街头弹电子琴乞讨为生。 50多岁的Brett是个无家可归的无业游民,在Oakland的山上搭了个帐篷住,下雨的时候还要挖沟来疏导水流。Joe是个30多岁的搬运工,和Blaze,Brett比起来没有那么窘迫,但说话总像喝醉了一样。

  I AM A BERKELEYAN,AND I WILL ALWAYS BE PROUD OF MY ALMA MATER AND THE CITY UPON WHICH SHE STANDS!

  当时我触动很大。我第一次近距离地被这种强大的人文精神所震撼。第一次从内心深处相信在这个污浊的物质社会仍然有Berkeley这样的地方,无论贵贱,无论贫富,无论种族,人的人格是平等的。

  无论是Hippie运动,还是反战示威,无论是重金属音乐,还是科研开发,这一切的一切都反映了对人格的尊重,对自由的崇尚。加上她终年温暖阳光的气候,这成了世界上所有热爱自由的随遇而安者的圣地。

  Blaze每个礼拜都会有几个傍晚在我们公寓外的那条街弹琴,琴声欢快悦耳,来来往往的路人时不时慷慨解囊把零钱投入Blaze的瓷碗。每天所有的零钱加起来大概有十美元这样吧,吃饭是勉强够了,租房子是肯定不够,不知道他是怎么过来的。

本文由威尼斯娱乐app发布于外语留学,转载请注明出处:Blaze和Brett都很友好

关键词: 威尼斯娱乐app

最火资讯